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藻大王居然get不到这卷胶带的甜(☄◣ω◢)☄我试着形容了一下(☄◣ω◢)☄
弄的太花了,再整就撕破纸了,sad……


乐无异看着递到面前那盏灯笼,愣了一下。
他看着灯笼,谢衣看着他。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映着灯笼暖色的光,明晃晃的,谢衣看着看着,微微笑起来。
“师父……你干嘛买这么大个灯笼给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少年人咕咕哝哝。他这样抱怨,脸却红起来。谢衣瞅着他的脸,突然觉得手上的灯笼有点烫,心里有点难言的忐忑。
“为师……”他咳了一声,“为师见你开心……"
“我开心又不是因为灯笼……"
乐无异不知在闹什么别扭,声音越来越小。他不去接那个灯笼,两人就这么杵在灯市正中,很不像样。
月上中天,人流如织。十里灯火在人群头上铺展开来,氤氲成一片温暖的,雾蒙蒙的光海。两人浸在这光海里,对面傻站着。
为师知道。谢衣想说。
他大概可以像这百年中的无数次一样,风度翩翩,言笑晏晏地说出这句话,但大约是灯火太温柔,灯下摇曳的春花太烂漫,他竟说不出口。
“……”
“……要是不要?”谢大师气势汹汹地问。
“……要。”无异小朋友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了,也接下了底下跟着的惯例——摸脸摸头。
——还有一句“这才乖。”

评论(12)
热度(77)

© 青冥百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