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伞修]四海为家(下)

QwQ吓死我了

小白糖:

那之后苏沐秋偶尔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游戏沉溺久了,对现实的认知会逐渐钝化,他在游戏与游戏之间不断切换,在升级、材料、副本、杀人的间隙,总有些画面见缝插针地闪进他的思绪里。而这些画面都是关于坐在他身边半米不到的这个人的。


他找了个借口,不再和叶修一起洗澡,但他经常会想起那时的场景。叶修手臂支撑在墙上,背对着他,他的视线里是他流畅的脖颈和肩部线条,偏白的皮肤上满是水珠。他的手沾了沐浴液,揉搓他光滑的脖子和脊背,叶修轻轻摇动身体,无比柔顺的样子。这个场景中的叶修,从不转过头来。有时候画面又切换掉,他们一起躺在苏沐秋只有在电视上才见过的浴缸里,清凉的水浸润着两个人。叶修躺在苏沐秋的对面,表情懒懒的,他的脚趾在碧蓝的清水中划动,向着苏沐秋的方向探过来,直到抵达他的大|腿。叶修更深地沉入浴缸里,用柔软的小腿肚慢慢蹭他的腰……苏沐秋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叶修扣住苏沐秋的手背,迅速地晃动两下鼠标走了个位,让游戏里的人物堪堪避过的远处红名的一击。他的身体凑过来,左手按着苏沐秋的键盘,噼里啪啦地操作着,三下五除二把红名风筝死,才丢开键盘,看了苏沐秋一眼:“你都困成这德性了?你去睡吧,交给我。”


苏沐秋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我不困。”但也没好到哪里去。只有在精神涣散的状态下,那心魔才更容易流窜出来。苏沐秋伸手拿了根烟,把空掉的烟盒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猛吸一口,狠狠地揉了揉脸。


他不吸还勾引不出叶修的馋劲,叶修如梦方醒地看了看垃圾桶里的空烟盒,又在桌上寻摸了一圈,突然意识到那是家里的最后一根。凌晨三点半,家附近的便利店已经关了门,最近的那个24小时的要走两公里。叶修把椅子拖过来,眼巴巴地看着苏沐秋:“剩半根给我。”


苏沐秋吐了口烟圈,将润湿的烟蒂塞进叶修嘴唇里。


还剩大半根,叶修咬着烟蒂,吐了一小口白雾出来,还没来得及表示感恩,苏沐秋又轻巧地把香烟抽走,重新噙住了。他的牙齿把那小半根香烟咬得很紧,咧着嘴唇看着叶修,那表情像是说,就一口,没有了。


叶修伸出一根手指,宣誓似的:“最后一口!保证剩下的都给你!”




日子一天天过去,过得越来越好。夏天结束是凉快的秋天,然后是湿冷却并不难熬的冬天。他们的房子小,除了沐橙之外,两个人基本都是在家里活动,比一般的家庭还要暖和些。圣诞,元旦,寒假,过年。叶修跟这两兄妹一起采买年货,收拾屋子,并没有流露出一点要回家的意思。


“今天过后火车票应该好买了。”苏沐秋说,“买一张回去看看吧,过完年再回来。”


他把靠在沙发上睡着的苏沐橙抱回房间,给她盖好被子,枕头底下塞上红包,就又回到小客厅来。叶修靠着沙发另外一边,捏着半罐啤酒,眼睛将闭未闭的样子。他们一年到头不喝酒,只有买年货的时候三个人一致决定要high一下,这方式也是从电视里学来的。苏沐秋挨着叶修坐下,轻轻抽走他手里的易拉罐,放在沙发面前的小茶几上。


叶修闭着眼摇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用手机吗?”


叶修有一只手机,电池抽了出来,没有手机卡。苏沐秋在他的行李中见过,但是从没见他用,苏沐秋自己的那只坏了之后,叶修就把它给了他。苏沐秋说:“不知道。”


“刚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买了个新号,有时会用那个手机查东西,车票,招工信息,银行卡之类的,还给我弟弟打了一次电话。那时候特别傻,完全没想到我爸妈会查我弟弟的通话记录,他们直接定位到我的地址,半夜里一声不吭地叫了人过来抓我。”叶修笑了笑,“别提多刺激,跟警匪片似的。”


苏沐秋从没听他提起过这出,特别好奇:“然后呢?”


“我住的那间房子是面向正门的,那天凑巧了,半夜里他们的车进院子,我正好在窗户边上抽烟,看到最前面那个车,牌号是我爸的。我直接带着包从后门跑了,有几件衣服都没来得及收。”叶修坐直身体,从靠着沙发变成靠在苏沐秋怀里,把自己调整成最舒服的状态,才继续说:“后门那条街正好有夜班公交车,上了车我想了一会儿,才想到是手机的问题,立马关机,把卡掏出来丢掉。后来就没再用了。”


苏沐秋忍不住笑:“太刺激了。”


“说实话,有生之年没那么害怕过,感觉自己跟个罪犯似的。”叶修说,“所以我更不可能回去,一回去就回不来了。”


“你总不能永远这样。”苏沐秋说。


“……嗯。”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等我成年,他们再也管不了我的时候。”


苏沐秋揉揉他头发:“别害怕。不行我陪你回去,保证把你带回来。”


叶修闭着眼睛,脑袋蹭着苏沐秋的胳膊,点了点头。他静静地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爸妈……除了不让我打游戏之外,他们可好了。”


苏沐秋把手指放在叶修的眼睛上,轻轻抚摸叶修的睫毛:“你是不是想家了。”


叶修没说话。苏沐秋拿过搭在沙发扶手上的苏沐橙的小围巾,折了一下,放在叶修闭起的眼睛上。叶修抬起手,在围巾上面按了按。苏沐秋抓住叶修空闲的那只手,指尖揉搓他的手心:“要压岁钱吗?我给你,还有个新红包没用呢。”


“要……我还要烟。”叶修小声说。




在认识叶修一段时间之后,苏沐秋对于人生的规划一点一点慢慢成型。在如何面对生活这一问题上,他成熟过几乎所有同龄人,在他十六岁时他已经计划好了未来六十年他要走的路。要挣钱,让沐橙上好学校,买喜欢的衣服和零食;给叶修买配置最好的电脑,换牌子更好的烟,等他们经济宽裕后会搬进更好的房子,当然他跟叶修还是会住一起。


游戏虽然是他最大的兴趣和天分所在,但是对于一个时刻忧虑着温饱问题的人而言,爱好的地位永远弱于生存。这是苏沐秋和叶修的不同,叶修的思路相当单纯,他喜欢上什么游戏便会无比专注地玩,玩得犀利玩得NB是他唯一追求,很少重点去思考能否挣钱,或者是有什么意义,更多的时候,他只需要遵循苏沐秋的指导,帮助他完成一个又一个单子。苏沐秋也乐意维护叶修的这种单纯,操心生计的人有他自己就够,他跟叶修的这种关系模式,就算是持续一辈子,在苏沐秋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十六岁的苏沐秋看得很清楚,他半只脚活在为谋生而拼杀的现实中,半只脚踩在精彩纷纭的游戏世界里,但叶修不一样,如果不是要做饭吃饭洗澡睡觉,他会24小时都长在那些窗口里面。苏沐秋要时不时地把他拉出来。




“不想玩……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多打几次竞技场,下个阶段的奖励很快就要拿到了。”叶修没精打采。这时候荣耀第一区已经开服,没有人知道这两个看上去像是高中生的男孩子是游戏里叱咤风云的那两位大神。


“你那战矛还没搞好呢,”苏沐秋把饮料瓶塞到他手里,“不是说好了要陪沐橙吗。”


两个人铺了张报纸,坐在公园的台阶上,看着不远处排在长长队伍里漂亮的小姑娘。苏沐秋举起手机,拉近镜头,给正在冲他们做鬼脸的小美女拍了张照。叶修已经来了精神:“对了,说起那个战矛,我昨晚上跟他们打BOSS突然发现一种新的材料,感觉可以用来做焊接件。”


苏沐秋微笑地听着叶修眉飞色舞地跟他说着,这种材料是这次版本更新刚刚出现的,他这段时间忙着搞装备编辑器,没抢野图BOSS,还不太清楚它的性质。苏沐秋推了推叶修:“喂,快到沐橙了。”


“你去吧,”叶修看了看他,不肯动:“我不喜欢坐这个,太刺激了。”他们必须要有一个人陪着苏沐橙,但票太贵,所以只买了两张。


苏沐秋拉过叶修的手:“来猜拳好了。剪子包袱锤,”他张开手掌,把叶修的手捏成小拳头包在自己手心里,“好了我赢了,听我的,你去。顺便看看在上面高速移动时视角跟游戏里差别大不大。”


叶修笑着推了他一把,站起身来,把饮料瓶丢进他怀里,朝焦急地挥手的苏沐橙狂奔过去。苏沐秋慢慢站起身,走到巨大的游戏设施的阴影里面。他抱起手臂,看着轰鸣的机械臂旋转起来,把他心爱的妹妹和那个男孩子一起危险地抛至空中,又收入怀抱,他笑着看他们激动尖叫的样子,没有漏过叶修任何一个快乐的表情。


生计,荣耀,妹妹和叶修,这是苏沐秋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甚至是所有的部分。荣耀这个游戏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轨迹,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接触过如此精彩又迷人的游戏,他们无数次讨论过它的生命力,而在他们的设想中还看不到它的尽头。苏沐秋已经沉溺在装备编辑器系统里很久了,他早已看出它不但是开启胜利的工具,也是通向他幸福生活的钥匙。而它更深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本身,还在于它也关联着叶修,关联着叶修和他在这个游戏里能拼搏出怎样辽阔的疆域。


他的思绪终究还是要落回叶修的身上。


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里,无论他看得多么实际或者思考得如何遥远,他的思路最终都要关联着叶修,终结在叶修身上,他早已发现。是因为叶修强悍吗,或者在长久的相处中已经养成了习惯吗?


不,都不是。


苏沐秋深谙真正的答案。


但他并没有将它宣之于口的打算。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三个春节,苏沐秋的梦想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现实。


对于装备的研究,哪怕因为游戏更新而遭遇挫折,也没有因此而停滞,反而会激起苏沐秋更强烈的斗志。他们在荣耀里渐渐混出名气,叶修已经成为了最有名的大神,也接到了战队的邀请,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去打真正的职业比赛,合约也签了下来。这段时间过得又忙碌又快乐,要继续完善武器,升级装备,要跟新队友们一起搬进更好的宿舍,用签约的钱给沐橙租下好一点的房子……似乎什么都是乱糟糟的,但一点也不让人烦心,每件事都指向幸福的未来。


这几天家里乱得要命。两个人一边整理要搬走和卖掉的东西,游戏里还得时不时地盯着。他们早就换了电脑,天气不好不方便去网吧的时候,在家里玩也可以。苏沐秋和叶修一起带着嘉王朝的人血虐完霸气雄图,抢走了野图BOSS之后,就各自下了线,继续整理衣服和物品。


饮水机上午就空了,他们忙着玩荣耀,竟然谁也没有发现。叶修刚从衣服堆里扒出苏沐秋的一个打地鼠机,那是他们某天傍晚出门溜达时苏沐秋从两元店里淘来的,玩了几天就不见踪影,原来是混到了冬天的衣服里。叶修斜在自己床上一边摆弄那个地鼠机,一边用脚趾头捅捅苏沐秋:“喂,买饮料去吧。”


“一边去,你怎么不去?”苏沐秋叠好一件衣服,回身把他的脚踝拍掉:“喝点自来水得了,免费又卫生。”


叶修把地鼠机丢在一边,坐直身体,清清嗓子:“那,老方法。”


苏沐秋反应敏捷地一回身,叶修已经扑了上来。


他们两个总是意见不一样,但从没有因此吵过架。一开始说服不了彼此时,两个人就游戏里PK解决,后来苏沐秋发现这样吃亏,就改成了猜拳解决;然后叶修发现苏沐秋总是耍赖,吃亏的又变成他之后,两个人商量了半天,就决定直接靠武力,先求饶的一方输。叶修力气打不过苏沐秋,但是他总会狡猾地使用偷袭之类的战术,胜率反而还高一些。这次也是,苏沐秋被他一下子扑倒,压在了床上。叶修骑在他肚子上,揪着他的领口,一只手指挠他的脖子,一只手试图把苏沐秋拼命挣扎的两只手聚拢在一起,嘴里还嚷着:“服不服?”


“小兔崽子,反了你了!”苏沐秋没有痒痒肉,就算直接被叶修挠脖子他也不害怕,一手擒住叶修一只手腕,就试图就着这个姿势把他推下去。叶修哪肯让他得逞,借势就往后滑,他骑在苏沐秋身上,一边用力地挣动着,一边被苏沐秋推得越来越靠下,从他的肚子推到他的腰……苏沐秋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的双手狠狠地捏了捏叶修的手,旋即松脱了。


“下来,我去买。”苏沐秋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冷淡。


叶修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从苏沐秋身上翻了下来。苏沐秋并没有生气,他能感受到,更何况他还叹了口气,捏了捏他的下巴:“你真够不要脸的。”


“这是战术。”虽然不明白自己哪里不要脸,叶修还是得意洋洋地宣布。


苏沐秋把桌子上的一把零钱塞进兜里,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推开门,走出去。




外面的天气比室内热很多,太阳又晒又毒,道路明晃晃的,苏沐秋眯起眼睛。


从家到最近的便利店,要过一条小街,穿一条马路。这条路苏沐秋走过很多年,路边的每一家店他都熟悉:小饭馆、推拿店、五金店……他清楚每一块松动的地板砖,知道下雨天踩哪里会直接溅到身上一堆泥。他认得每一棵行道树的品种,说得上花坛里所有植物的花期。走到小街尽头的时候,便利店已经在眼前,穿过路口就是了。


苏沐秋心不在焉地站在斑马线的一端,慢慢地数着红灯上残余的数字。


疲沓的车流在他眼前穿行着,昏昏欲睡的下午,每辆车都开得很慢,有气无力的样子。




时间是无数条触须,在无数节点上向无数方向延展生长。


然而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只活在他唯一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的苏沐秋无聊地等完了红灯,迈开了步子。这片小区最近正在重新建设,以路口分界,对面是一片刚刚建起的楼群,而这边还是那些低矮密集的老房子。下午两点多。那片崭新的气势恢宏的楼群在宽阔的马路上斜切下一长溜整齐的阴影,那道阴影清凉而浓重,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苏沐秋转过头,一辆黑色的小汽车缓缓开过来,在斑马线面前垂头丧气地停下。他不以为意地转回视线,四下里看着,他过红绿灯时总是很警觉,这是个好习惯。


没有人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苏沐秋摇头晃脑地过了马路,他踩着那道光明与阴暗的交界线,步子又轻又稳。




苏沐秋买好了饮料,原路回到家,打开门。电脑依然开着,空调运转,叶修却依然保持着他出门时的姿势,歪在他的床上睡着了,地鼠机还捏在手里,快要从他的掌心里松脱出来的样子。苏沐秋轻手轻脚地把装饮料的袋子放在桌上,走回床边。


或许是被晒得有点头脑发昏,苏沐秋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他挨着熟睡的叶修坐了下来。


那种心情奇怪极了。这仿佛是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叶修,明明十几分钟前他还和他说了话,明明过去的几年中他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他对他已经不能再熟悉了,但苏沐秋仍然无法控制地觉得新鲜。他仿佛第一次进入到这个叶修的世界,而叶修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道理本来也是如此,每分每秒,每个人接触的世界都是全新的,不是么。


但是他突然做了一个决定。那些曾经被他认为不必宣之于口的情绪和冲动,好吧,如果让叶修知道又如何呢,他本来就应该知道的呀。


苏沐秋俯下身来,嘴唇轻轻地扣住了叶修的。


这不是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叶修很快就从柔软的触感和窒息的痛苦中醒了过来。他瞪大眼睛,挣扎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得很厉害。一直到苏沐秋放开他,他才坐起来,反应迟钝地擦了擦嘴,又看了看苏沐秋:“你是同性恋啊?”


苏沐秋摇摇头:“不是。”他看着叶修的脸,目光很认真:“但我喜欢你。我想,这件事得让你知道。”


叶修呆呆地看着他,愣了很久,才说:“哦。”




fin




*“没有人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出自吴淼《塔希里亚故事集》第一卷。比起本意来,我觉得其实可以有更积极的解读方式。

评论
热度(775)

© 青冥百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