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被大炮先生拿硬盘稿投喂了,跟个风

初七在桃源仙居图的小屋里安顿下来,无异修养得能起身后便每天去看他。
不过隔座桥的距离,无异每次看着那机关桥轧轧落下,心情复杂之余也很开心。
闻人他们曾提醒无异初七危险,但这人救了他也是事实。那一瞬间忘川撞在胸口的力道极大,疼得撕心裂肺,无异觉得里面的那颗心也碎了。
幸好,他还活着。

初七的状况极惨烈,他的所在又需要保密,无异只得自己想法子给他治疗。灵药水一样灌下去,蛊虫在皮肤底下翻滚的像煮沸的水。初七昏迷的时候发出低低的呻吟,醒的时候则一声不吭,看到无异走进来就冷冷地盯着他看。
无异端着一碗薄粥走到他面前,忘川就搁在床边,横在两人中间。
“师父,喝粥。”
初七面无表情地把粥接过,慢慢喝起来。
无异收了碗,总觉得不能转身就走,他抓抓头想说什么,初七却开了口。
“可想要回你师父?”
“啊?”
无异傻了眼,看到初七把目光投在忘川上。
他瞬间觉得一股血冲到脑子里。
想开口斥人,初七把眼皮一撩,那张谢衣的脸正正对着他,他又出不了声了。
“我虽不用偃术,谢衣记忆我却得了,加上这把刀里存留的核心部件,制作出你师父的偃甲人应当不成问题。”
无异憋了半天,最后拿着碗走了。他对谢衣太尊重,摔门撒气的举动都做不出来。定国公府锦衣玉食的小公子蹲在田梗上看辈辈猴种地,觉得心里难受又有点委屈。他当初对着谢衣非常听话,如今也反驳不了初七,只是觉得这件事是非常不好,不该做的。
辈辈猴种完了桂花种桃花,乐小公子抓了一把刚收获的银耳,炖了羹端到机关屋里去。
“我想过了。虽然我很想师父,可我不能那么做。师父不会高兴的。”
初七喝羹的时候,无异很认真地告诉他。
初七道:“我比你更知道他怎么想。”
无异又觉得气不顺了。初七喝完了把碗放下,看着他笑道,
“你叫我师父,那你现在口口声声说得师父又是谁。”
“我…”
一股大力把他拉倒在床上,无异毕竟身子才好些,只撞的头晕目眩。等他缓过来就看到初七凑在他极近的地方,表情意味深长,
“明明死命抓着我,气都快没了还一声声叫着师父…结果你叫的…”初七凑上去亲亲他,“是谁?”
冰凉的长发滑下来落在无异脸上,他结结巴巴道,“你…”
“若你叫我师父,那对你做出那些事的师父,又是个什么东西?”
“不…不是的!那是…”
无异又出不了声了。初七的手从他下摆伸进去,拽断了里衣上的系带,抚在他腰间。
那里被大力箍的青紫的指印还未褪去,初七用指尖划了几下,用力一按,无异顿时痛得瑟缩起来。
师父的身边很安全。
面前这个人却让他害怕。
他用昭明剑心引动神女墓中留存的上古神息,几乎把整个墓室生生炸碎。水倒灌进来,他用脱力的手脚在漩涡里挣扎,在碎石中翻找,终于循着散开的血色的找到了初七。
那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被砸断的骨骼向反方向扭着,一团模糊的血肉中钻出蛊虫徒劳地修复着宿主破损的身体,看起来仿佛在扭动着哀号。无异忍着泪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就被汹涌的水流冲了出去。

水里碎石飞旋,无异攒着力气不能使用法术,只能用肉体护着初七,用背,用手臂去挡住那些岩石。不要死掉,不要死掉,明明是那么恶心的,蠕动着的一团东西,他却希望怀里的动静不要停息。
神女墓是向底部坍塌。虽然最深处的基础被毁,外部的建筑却有些局部结构还保持着。无异避过一段剥落的外墙,看到断口处露出个空洞,他使劲用剑斩在身侧岩石上,借着那那一斩之力翻进洞里。
那是走廊拐弯处的一间石室,神女墓四角都有类似的建筑,地上残留着石台和古老的阵法,可能是建造之时支撑穹顶所用。石室里水流略缓,无异抱着初七缩在角落的石台上,念动咒决。
指尖浮现绿色的光芒,缓缓扩大成一个透明罩子,把水屏退在外。无异松了一口气,咳出两口淡红色的水,擦擦眼皮上的血,急忙去看初七的状况。
他对蛊术一窍不通,仅剩的灵力要维持避水决,探着初七已经没有了鼻息,破损的皮肉却还在被蛊虫吞吃又修复,只得掏出随身仅剩的两颗伤药,塞进初七嘴里去。
初七却早不能吞咽了,药进了口,嘴就微张着,死气沉沉。
“师父…”无异哑声叫着,试图用手指把药推进他喉咙里去。那两粒丹药硬硬地顶着指尖没有一点往里滑的迹象,无异终于忍不住俯下身,抱着初七的头哭起来。
“师父…醒醒。”
他蹭着初七的鼻翼希望感受到一点呼吸。又衔着初七的唇瓣想把气息渡过去。胸口方才被忘川重击,背部又被岩石冲撞,无异喉间腥甜,依着初七的唇角泌出一丝血沫。
然后初七突然就张开了眼睛。

之后是乐乐生病了,因为初七在神女墓对他这样那样,他身上带着魔气乐乐人类的身体完全不能承受。初七最后还是把师父修回来了,师父发现徒弟跟初七好像很暧昧……乐乐魔气发作,师父把他捆在偃甲上狠狠调教了,乐乐跟小柴犬一样一直咬着师父的肩膀。最后是三个人的he……没错这是虫二的开头…然后又单纯为了肉把一点零召唤所以有了海市……还有个隐藏设定是乐乐哭着想救初七所以惊动了司幽的残魂,司幽说我能帮你但我灵力不够需要补魔所以就附在初七身上补了个魔所以乐乐才能把初七救出来……
虽然我写到最后莫名只剩了肉,但一切都有前因后果很合理的呀…除了穿越时空的一点零……身为一切罪魁祸首的男人啊……

评论(15)
热度(47)

© 青冥百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