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深海 Ch.2

Ch.2 间冰期

乐无异戴着耳机,肩上搁着背包向图书馆走去,隐约听得有人叫他。
他回头,看到谢衣坐在道旁的露天咖啡座里,一人占着一张桌子,一双长脚横穿过整个桌下,左手伸到半空对他招啊招。
这人衬衣外套件V领衫,领口解开两个,袖子挽起几折,右手上那支笔挺不庄重地打着转,看起来简直像哪个学院的研究生。无异摘下耳机走过去,他就向前把胳膊肘搁到桌子上撑着下巴仰着脸笑,笑得像只猫。
“小无异——好多天没见你。”
无异挠挠头。
“最近作业有点多。”他解释。
“作业多,不是更该来找你师父吗?”谢衣拍拍旁边的椅子示意。
“谢伯伯,我就不坐啦,我还要去图书馆。”
“你现在去图书馆,哪里还有座位。”谢衣笑道。
这是大实话。现在是上午十点半,早上八点半开始的课刚好结束,午饭时间还差着一点。下午有课的学生挺多会选择去图书馆念会儿书。
乐无异还没答话,谢衣已经把自己摊了一桌的笔记本电脑,资料和纸笔挪挪,给他空出了半张桌。他没法拒绝,在谢衣对面坐下了。
无异没坐他指定的座位,谢衣好像也不介意,他把吃完三明治的盘子拿起来还去柜台,回来在乐无异手边放下一个马克杯。乐无异眨眨眼睛道谢,拿起来喝了一口。
“小心!”
“呜!”
谢衣没来得及提醒他,只眼看他猛地捂住嘴,另一只手在桌上乱摸,不小心把书包都带倒在地上。他急忙把自己没用过的纸巾递过去,又弯腰捡落了一地的书,打印资料,活页纸。乐无异顾不得擦嘴,蹲下身抢在他前面捡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包里。他丢了个大脸,烫的嘴都红了,琥珀色的眼睛泪汪汪的。地上东西收拾了个七七八八,谢衣抬眼看他,看到他嘴边半圈白色的奶泡没擦干净,忍不住把纸巾拿回来给他抹。
早春阳光暖而不烈,露天咖啡座连阳伞都没撑。乐无异这么大个男孩子,在道边上被像个小孩一样对待,一下子连耳朵都红了。他被烫的有点疼,道起谢来都有点口齿不清,只在谢衣收回手后迅速从包里翻出专业书和笔记本,坐回座位一头扎进去。
谢衣笑了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去柜台要了杯冰水给他,凑在他上头看了一会儿。
“阿偃的作业?”他问。
乐无异“嗯”了一声。
“你师父的课就在下午,你怎么现在才做作业?”谢衣问。
无异僵硬了一下。谢衣就俯在他头顶看着他,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样子,无异含含糊糊地回答:“嗯,作业太多……”
“所以就把师父的功课拖到最后了?有点替阿偃伤心。”谢衣嗓音轻快,在他耳边带点儿笑。无异“呜”的一声,一头栽倒在桌上。
“谢伯伯别逗我啦!师父的课是下午两点,再不写我真来不及了!!”
谢衣当真笑出来,只觉得特别有趣似的。
“好啦不逗你不逗你。”他一边笑,一边趁着手,在那个褐毛脑袋上揉了两把,试着把那根觊觎了好几次的呆毛压下去,又看它弹起来。
他笑着摇摇头,到底坐回了座位,把电脑从休眠状态叫起来,重新开始看资料。
开放式校园这个点儿没什么人。店里传出咖啡的香气,尚未长成浓荫的树叶投下疏疏落落的影子,耳边偶尔传来顾客和店员轻声交谈。谢衣又翻过两页,余光瞥见对面人头一点一点的,抬头望过去,忍不住又笑。
他把手从笔记本旁边伸过去,拔拔那缕呆毛,轻声道:“交不上作业小心你师父打你屁股。”
乐无异一顿,好歹从困意中勉力争出来。他揉揉眼睛,呆呆地望着谢衣,不一会儿长睫毛又掀巴掀巴要落下去。
谢衣瞧他这可怜地要睡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发软。如果是他布置的作业,大概早就给他延期。他又揉揉无异的脑袋,问他:“要不要睡一下?或者喝点咖啡?”
无异艰难地摇了摇头,推开椅子站起来。
“……去…洗把脸…”他含含糊糊地说着,向店里的洗手间走去。谢衣坐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搁下笔,跟上去。

他拉开门,乐无异背对着他弯在水池前面,好像整个人都要栽进去似的。谢衣赶忙上前一步拽他起来,乐无异被吓得呛到水,顿时咳得一塌糊涂。
他挣开了谢衣的手,撑在洗脸台上咳得全身发抖,谢衣无法,只能在他旁边站着,轻轻拍他的背。
“怎么弄成这样…”他稍微皱起眉头,扯了擦手纸在手里。无异好歹刹住了咳嗽,被他掰着肩膀转过来抬起下巴,擦拭嘴角。
无异咳的脸通红,他肤色白,血色像要从薄薄的皮肤底下渗出来似的。额角透着点汗,眼神倒清亮不少。小家伙别别扭扭的不要谢衣给擦,被抬着下巴的手在脸颊上拍了拍。
“听话。”谢衣哄他,又帮他擦拭流到脖子上的凉水,整理衣领,把粘在嘴边的头发丝撩到耳朵后面去,最后摸摸无异的头。
“还要用洗手间吗?”他柔声问。
无异脸更红了。
“谢伯伯,你是不是经常带小孩啊?”他咕咕哝哝。谢衣听的清楚,在他脑门上叩了一下。
“疼你还嫌弃了?”他似笑非笑。
无异揉着脑袋,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向上瞧他,谢衣硬从里面看出一点委屈。他装模作样地叹口气,把那只手拉下来拽着,人牵出门去。
“你谢伯伯跟你师父一样,老大年纪光棍一条,没家没口没小孩,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小无异,谢伯伯吃了你两顿饭,对你的手艺念念不忘,要不今晚再给我们做饭去?”
“我师父年纪才不大……我作业还没写完呢。”乐无异说。
“你做顿好吃的,求求你师父,他心一软,说不定就免了你的作业。”
谢衣嘴上同他开玩笑,一边踏出咖啡店门口,看到两人那张桌子旁边坐了个人,正是他手上牵着这个小家伙的师父。他还没打招呼,谢偃已经抬眼看向这边,同一时间他手心里的手飞快地抽走了。
谢偃坐在乐无异的座位旁边,明显已经看到了桌上摊开的作业。乐无异耷拉着脑袋走过去,呐呐地叫:“师父。”
谢衣随手拉开椅子坐下。他俩都坐着,无异在他们面前站着,简直像家长审问不写作业的小孩。谢偃看着垂头丧气的小徒弟,无奈地推推椅子,无异乖乖在他旁边坐下了。
“早饭吃了吗?”他轻声问。
“没…”无异挠挠头。
谢衣蛮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乐无异给他的感觉家事万能,能把自己打理的妥妥帖帖的还能顺带照顾他师父,怎么也不像会上午十点半冲去图书馆赶下午两点的作业,还忘记吃早饭的样子。
“不吃早饭可不好,”他略带责备地说,“一会儿要午饭了,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牛奶也别空着肚子喝。”
无异阻拦不及,谢衣当即站起来去买了蛋糕。回来的时候听到谢偃低声问他:“不舒服的话就回去睡吧,作业回头补上,我替你记病假。”
谢衣稍感意外。谢偃这个人多少有点铁石心肠一板一眼,这时候居然这么——
小徒弟却不领情,他抓着笔看着他师父。
“师父,我不写作业你就不让我听课吗?”
他看起来又无辜又伤心,谢偃几乎要一指头弹上去,又忍住了。
“胡闹。”他摇摇头,嘴角带上了一丝笑,乐无异也傻笑起来。
“喀嚓”谢衣把盘子放到他面前。
“谢谢谢伯伯。”无异对着他笑,琥珀色的眼睛一扫之前的困倦阴霾。他拿起镶着蓝莓的蛋糕两下塞进嘴里,又咕嘟嘟灌下牛奶,低头认真写作业。谢衣个大人反而看资料看的心不在焉,只注意到他嘴又没擦干净,上唇一道白色的奶泡跟胡子似的,还沾着点蛋糕屑。他手痒想给擦了,因为谢偃坐在旁边又不知怎么动不了手。他抬起头看谢偃,发现对方手里那本量子力学半天没翻过一页。
谢偃发觉到他的审视,目光从书沿上投过来。谢衣便揶揄他:“你这个家伙,看起来像根木头似的闷,好东西却被你藏得严严的。”
谢偃皱眉道:“你说什么呢?”
谢衣笑道:“难道不是?我来看过你,却没见着小无异,平时通话聊天你也不提起他,若不是我搞突然袭击,都不知道无异长这么大了。”
谢偃道:“你统共来了几次?又呆了几天?呆了三天的那次还是来开会,都没出过酒店,如何怪罪我?”
“唉……并非不愿,实在是势不由人。”谢衣故作沉痛。无异从他的作业上抬起头,惊奇地围观他师父和谢伯伯拌嘴。他乖乖地不插话,谢衣却去逗他。
“小无异,谢伯伯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好不好?”
“何意?”谢偃沉声问。
“没什么,”谢衣伸了个懒腰,“我也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昨天你们院长问我愿不愿意做客座教授,开一门短期课程,这提议听起来挺不错。”
谢偃不说话,谢衣又去钓他那惹人觊觎的小徒弟:“小无异,谢伯伯那天讲得不错吧?要不要来听课?给我做饭,我可以给你作业打A。”
他在学界的地位,开一门课肯定座无虚席,说不定还有人跨市来听,这会儿却一本正经地拿作业评分来贿赂一个小家伙去听他的课。无异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谢偃道:“多谢费心,小徒这学期课时已经排满,谢大师空降的课程他恐怕无福聆听。”
“现代社会,哪有师父替弟子下决定的道理。”谢衣道,“无异,你愿不愿意?”
无异又被枪口对着,眨了两下眼。
“谢伯伯,”他说,“你的课开在什么时间?如果我没课,一定去。”
这是毫不犹豫地站在他师父那边了。谢衣不死心,问他,“你师父教你的东西我也能教你,不如你翘了他的课,来听我的,回去我再给你开小灶。师父天天见,谢伯伯可是很难见到的。”
他说话没个正型,无异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那谢伯伯能教我的东西,我师父也一定能教我。”
他抛去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拘谨,笑起来眉眼飞扬,近午的日光和散碎的树影都落在那浅色的虹膜上。谢衣听得谢偃轻轻吸了口气,眼里看着他抬起了手,捏在小徒儿的鼻子上。
“别跟他贫!快写作业!”他带点笑呵斥,声音里的宠溺像是要溢出来似的。乐无异被捏了鼻子,黏糊糊地抱怨:“师父,我挺你哎?不该奖励我,给我作业一个A才对吗?”
“你自己说的,不写作业就不准你上课,写是不写?”谢偃道。
无异塌着眉毛想故作委屈,眼睛里的闪闪烁烁的快乐却怎么也掩不住。他咕哝着:“我写,我写。”一边低下头去,谢偃带着笑重新翻开他那本量子力学。
桌上重新恢复安静,谢衣摸摸鼻子。
他觉得,自己从刚才开始就好像被遗忘了。

谢偃盖上白板笔,随手搁在讲台上,缓步走到教室最后一排。
乐无异伏在小桌板上睡得人事不省,略长的刘海垂下去悬在嘴边。若不是发丝轻微拂动,简直要让人以为他连呼吸都没有了。
谢偃弯腰捡起他掉在地上的笔,替他插在背包侧面。他伸手想抚摸小徒弟柔软的发顶,最终停住了。
他回讲台旁拿起自己的风衣,展开来披在小徒弟肩上,拉了张椅子在无异前面坐下,拿起他手边那叠作业批改起来。
门外的走廊在下节课开始的时候渐渐回复寂静。
远处传来上课的钟声。

Ch2.fin

评论(15)
热度(42)

© 青冥百丈 | Powered by LOFTER